某夜城內遊蕩,偕友比肩並行,限聚令下偷得半夜閒。忽爾頭上掠過招牌,寫着「張三」兩字。同伴看了一看,問要不要起程去流浪,未待我回答,旋即哼起歌來。

忽必烈問:「旅行是爲了再度體會過去?或者,是爲了找回失去的未來?」

「別的地方是一面反轉的鏡子。旅人看到他所擁有的是何其少,而他從未而且永遠不會擁有的是何其多。」馬可孛羅幽幽的道。

老子好像說過類似的話 — — 其出彌遠,其知彌少。穿過海灣來到老遠,發現世界奧妙和自身認知界限之間的巨大落差,人就得誠實照見自己的卑微。

這座城市生命在倒數,人們都活在亙古的缺失當中。當故土沒法隨我意願,只好寄望旅途能撫合創傷,競逐一個注定失去的未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