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義後、選舉前:愛爾蘭1918同香港2020相距幾遠?

(圖:首屆愛爾蘭議會列席者,清一色男性,非常父權。)

經歷街頭抗爭後,再利用選舉嚟推進嘅政治運動,歷史上都有跡可尋。

1916年復活節起義失敗收場,幾百年輕壯士犧牲,抗爭領袖殺身就義,但分離運動得到愛爾蘭大衆同情。隨着政治犯陸續獲釋,狄華里拉領導下嘅新芬黨轉向建國共和,喺1918年大選大捷,獲得壓倒性73個議席,一舉擊潰本來佔多數嘅溫和派大黨愛爾蘭議會黨。

隨住1918年嘅選舉改革,選民基礎擴大,女性同工人獲得投票權,加上一戰令選舉暫緩八年、英國強行徵兵赴歐,刺激世代交替下大量激進年輕選民投票,揚棄同倫敦「又傾又砌」嘅溫和老人政黨,令第三勢力喺選舉壓制溫和派同統派。

新芬黨依照選舉宣言,奉行棄權主義,拒絕列席英國國會,並召開「愛爾蘭國會」,邀請所有勝選者參加會議。即使新芬黨奪得73個議席,其中33名勝選議員依然身在獄中,最終只有27人共襄國是,通過《國會憲章》、《獨立宣言》,自稱爲代表「愛爾蘭共和國」的唯一合法議會,要求參與處理一戰終結嘅巴黎和會。

新芬黨人選舉報捷,得到民意授權,唔再去倫敦「議會抗爭」,反而自立門戶,愛爾蘭抗爭者就視之爲新時代「國家建設」嘅里程碑。嗰陣,有個美國記者寫道:「英國政府明顯無視新芬黨嘅共和國,等到佢頒佈新法律,同英國法律互相牴觸;然後,麻煩就好可能會開始。」

另起爐竈,公然謀反,自然成爲政權眼中釘。

1919年,愛爾蘭議會掌握越來越多實然統治權威,甚至自行設立法庭、將愛爾蘭義勇軍正規化爲後來人所共知嘅「愛爾蘭共和軍」。共和軍隨即喺各地攻擊英國駐軍,而英國政府亦宣佈議會違法。長達兩年嘅愛爾蘭獨立戰爭揭開序幕。

倘若英國政府一開始就押後選舉,或者DQ所有新芬黨參選人,話唔定可以遏止佢哋挾民意授權,創制議會,從而延遲戰爭嘅觸發點,將激進派封印喺遊擊戰等低度武裝衝突之中。

假若時光倒流,英國政府或唔會容許73個新芬黨人利用選舉收割民意,從而得到進入議會嘅資格,再玩棄權。大規模 DQ,不過係反客爲主,主動催化棄權主義 — — 將反抗勢力議會抗爭嘅部署,亦即係從制度內拖垮政權運作嘅嘗試,推返出體制之外。

百年以來,威權政府都學精咗,知道當抗爭代表獲得壓倒性勝利,威脅唔單止來自制度內脅逼,更係來自抗爭者所掌握同嘅政治資本 — — 量化嘅民意授權,一份推動政治變革嘅許可。

無論如何,DQ嘅實際效果,不外乎分化抗爭陣營。後DQ時期,乃至1918年嘅愛爾蘭抗爭者,亦要解決衆多難題 — —

當部份溫和派避過DQ得到議席,或者選擇跪低照含去開會,咁激進派點樣同佢哋協調?

倘若結果唔似1918愛爾蘭咁,激進派無法取得選舉優勢,咁剩低被排除在外嘅抗爭陣營,有冇足夠互信同默契進行「黨外運動」?

若果選舉延期,過往所累積嘅民氣消散,議會戰線點樣繼續行落去?

抗爭陣營有冇足夠能量、識見同政治資本另立爐竈,同埋抵禦政權報復?

歷史無如果。

時移世易,愛爾蘭經驗無法複製,但參考歷史,先會睇到自己同人哋處境嘅侷限。

論世界格局,香港2020同愛爾蘭1918頗有雷同 — — 一戰重組國際格局、西班牙流感肆虐、起義後遇上選舉、抗爭者行議會戰線、有溫和派主張留守議會同倫敦又傾又砌……

但兩地有更多唔同之處:

國族主義:愛爾蘭國族主義有好幾百年承傳,有天主教宗教力量支撐,即使溫和如盤據議席四十年、主張循序漸進達致自治嘅議會黨都係民族主義者。呢點同香港方興未艾嘅國族認同無法比擬。

經濟模式:愛爾蘭農業生產爲經濟基礎,鬥爭面向有強烈經濟誘因,幫愛爾蘭農民攞返英格蘭領主手上嘅田地,爭取公平地租、買賣同埋穩定嘅土地擁有權(3F運動)。

選舉制度:愛爾蘭跟英國本土,行FPTP,勝出黨派嘅整體得票唔一定有壓倒性優勢,反之香港行PR,令多黨林立,不利達成議會控制權。新芬黨可以奇兵突出,以46.7%得票率,獲得七成議席,但香港嘅抗爭陣營注定無法喺立法會選舉得到35+,仲未計功能組別。

反抗組織:新芬黨迅速連結共和派、復活節起義倖存者,統一陣線,令選舉報捷;反觀,香港第三路線組織鬆散,兄弟爬山,難以組成聯合陣線取代溫和派泛民,被逼「同泛民一齊進步」,拖垮自身動能。而家2本土派、抗爭派合流已係一大嘗試,未來板塊整合更加困難。

民兵傳統:愛爾蘭義勇軍乃至後來嘅共和軍,俱爲準軍事組織,同新芬黨政治領袖有密切聯繫。香港缺乏組織化武力文化,傳統宗族勢力如原居民大多親中。

地緣政治:愛爾蘭單挑霸主英國;香港則位處大國夾縫,受中美冷戰牽連,鄰近南海,似乎將成四戰之地。

地理:香港人口稠密,高度城市化,承受唔起軍事衝突,街頭武力對抗早喺年初見頂,無法擴散往腹地。唔使出老解,經濟戰足以玩殘香港。

諸如此類。

論歷史進程,香港2020仍慢咗愛爾蘭1918幾拍,但抗爭陣營喺選舉前,透過初選創造咗一個優勢。接下來後DQ時代,就要諗點樣保住初選民意授權個盤,燒出一條連結議會內外嘅新路。

變革前夕,往往迷霧一片。但係喺絕望中殺出重圍,從來係香港人嘅集體經驗。信史書,不如信當下嘅判斷。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;湍流裏,石頭上,自有一點光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