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雨夜歸,決定飛的。開門一瞬間,同司機四目交投,硬係覺得有啲面善。

全港二千八百三十八架綠的,喺云云車海裏面,撞返同一個夜更師傅,殊非易事。瞥見倒後鏡吊住一個「佛」字膠牌,又細佬前細佬後咁嗌,先醒起呢兩三年,因緣際會,大大話話都俾我撞過佢四五次。

「細佬有冇諗住走啊?」

二零二零年,問人移民與否,已經成爲打招呼嘅方式。無人倖免。

「無人想走㗎,但佢要夾你走,唔到你話事。」

第一次搭佢車,仲考緊DSE。一開車,劈頭問我對社會有咩抱負,讀完書想做咩。三年後,另一個時代,另一種方式,問同一條問題。

「而家真係打到埋嚟,細佬,我同你講,要走就趁而家走㗎喇。」